公佈欄

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詩 - 言及寸土 POETRY THE STORY SAID THAT THE LAND

剛想下標才發現「詩」這個字拆解後, 居然是這麼的有意涵.

詩是最原始表達情感的產物. 慢慢活才能活出精彩, 活出品味! 先說參與11/08午後詩人活動後自我淺薄的感想:

深入瞭解自己生長的土地, 方才是認識自我及有能力關懷他人的動力. 一味的往外求或許不是「增長」見識的唯一途徑. 那麼要有多深入呢? 你熟悉自家附近的每種花草嗎? 能敍述它們的生命週期嗎? 知道特徵嗎? 夜深人靜時聽到的蟲鳴. 蟲長什麼樣子?


詩人們高見摘錄如下:
吳晟(現代陶淵明, 社運農民詩人)朗誦:為了美. 是一次與席慕蓉共進早餐時聽席感嘆蒙古草原上的牧民被驅趕的無奈, 思及國光石化問題同等嚴重所做之回應詩篇. 做對土地、人民、公眾利益主題相關的詩方能引起共鳴!
鄭烱明醫師高中即對詩有興趣. 體認對現實描寫的詩無法長久. 林義雄家庭悲劇延了五年方才做詩「童年」.少了悲情卻有更深的反省. 經過時間的粹練還能感動人心, 才是好詩.
詩的三眛是驚訝(新鮮體驗, 創新)、譏諷(對當權者的批判, 同情弱勢)與哀愁(世事無常)
白靈的詩可做入門導讀. 以「腳底泥土香」主題為序提及:
泥土/泥土感
身體/身體感
花蓮/花蓮感
土地/土地感
地球/地球感
時間/時間感
一切皆需有感, 方能寫出好詩

提鄭烱明的「誤會」、吳晟的「店仔頭」自己的「濁水溪」, 其中為寫濁水溪. 蒐集了關於濁水溪地形地貌、人土風情的相關資料非常之多.
韓國詩人 金尚浩 翻譯上述三位詩人的作品.
吳晟提及多年前六輕想設宜蘭, 陳定南與王永慶的經典電視辨論...必看!(看看當年的信誓旦旦, 如今安在?); 西部較落魄甚至說是跑路才到東部. 東部能納百川, 宰相肚裡能撐船....沒人會去雲林、麥寮讚嘆水泥建築...但花東民宿何其多, 這樣看來. 東部有必要開發建設成與西部相同嗎?
鄭烱明:關懷弱勢,眾人利益為主題的詩能喚起共鳴
白靈:以九份為例. 常人只逛老街, 殊不知像吳念真老家大深坑、小深坑...等或更多週遭景點才是真正值得深入探索之地. 如坑道之如光明頂般的錯蹤複雜. 每個人對身邊土地的瞭解遠不及應知道的萬分之一. 從家附近開始探索...坑道圖, 海和石頭, 另外一種海...詩作品可參看.
最最重要的是, 對於耳熟能詳的關於生命、文字、土地、芒花、濁水溪、九份、花蓮....要有「感」


聽詩人管管吟詩, 真的是一大享受, 要想不愛上詩也難. 那文字躍然成影像,透過音波的感染力居然是那麼樣地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