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

2014年2月9日 星期日

[補遺五]2014春節返鄉之旅 用時光機重溫小五正午吃完午餐返校的上學時光 - 20140131

就以節慶時總會上演布袋戲的葫蘆墩土地廟作為起點,每次演到正精彩時必定是快晚上11點,偏偏10:30就開始被竹枝追著跑…每晚都留下一段得用自己想像力編織才能接續的劇情。一旁的第一市場目前依舊是人聲鼎沸的傳統市場之一.


第2張照片左側西服號原為大眾浴池.
幼時住2樓,得登上位于廁所邊,看上去像極天梯的陰暗木階方能抵達。晚上一回到這裡就再也不想也不敢下樓了. 偏偏要上廁所又得爬樓梯.....因此....

二樓狹小的空間另外還住了2戶出外人家, 與一戶人家的姐弟相處融洽, 其中的姐姐是養女, 而且一直到高中以後才得知.

另外, 我之所以會唸電子, 與另一戶的大哥哥有關. 經常見他銲電子零件與洗電路板. 不知不覺中受到了影響吧. 喜歡看書的習慣也是跟他學習的. 雖然父親書架上有三國演義、第一次世界大戰...等書, 但我還是喜歡借閱大哥哥的讀者文摘, 裡頭的笑話與短文是我小學時期最主要的精神食糧。

在這裡留下來的幼稚趣事是限制級的 ^^ 只能言傳,不立文字。浴池對面則是豐原戲院 - 我第一片觀賞的電影 - 窗外 放映的所在 ^^

接下來的照片是條原名為 [竹管市] 的小市集, 每到過年置身期間,小小的身軀總是腳不著地的被推擠往不是自己想去的目的地。若遇上雨季,上方破舊的加蓋雨棚瀉下來的雨水總是讓整條巷子泥濘不堪!

有同學家長在巷內經營布莊?房子就就蓋在河上, 洗衣燒菜、洗澡如廁後的污水理所當然的就排放到河裡....現在想到之前曾在水量稍小時在河裡玩要就.... ><

在往前巷子旁的這一塊公共空間原為公廁,是附近人家幫小朋友洗澡的地方。也是三姑六婆交換東家長西家短之類情報的基地。



整建成小的社區公園後, 環境變佳了, 上圖是串錢柳, 希望口袋裡的錢能像它那麼樣地繁盛... ^^
繼續前進到了竹管市另一端出入口, 右望就是遠近馳名的媽祖廟 - 慈濟宮(廟東)。

想當年全豐原最高的七層樓建物就在它後方. 玩樂時爬上七樓遠眺對一個國小的小朋友而言, 真會有那麼一點「登高必自卑 行遠必自邇」的體會呢!

過馬路前行約莫十公尺會見到著名的雪花齋,每年中秋前夕上、下學經過時,綠豆香味四溢,難怪它的綠豆碰會成為豐原的名特產,出道的時間較後輩寶泉蛋黃酥早,與梨記平分秋色!

前方停滿車輛的下方原是水溝,記得總在水量小的時候拉著綁住磁鐵的繩子 [吸鐵] 去回收場賣。老雪花齋旁的白色大樓是同學家蓋的. 記得小三、小四時經常扒著同學用小小的雙手捧著他分享的生力麵、將軍麵、狀元麵(記得清是小幾開時到小幾結束了 XD). 現在查資料好像是說那時的生力麵售價甚至還貴過一碗真正的湯麵呢!

再走50 公尺遠,榕樹下原有的低矮漫畫屋是放學後同學們聚集蹲在馬路邊看四郎與真平的所在,資源回收所得就是花費於此。

沿著河邊柳樹蔭下走到校門口,長大後才赫然發現在咫尺之隔處就是豐原火車站,小六畢業前居然從未自行到訪過!

接下來的這張相片是畢業後約一或二年改建的校門,從原先面南改為現今的面東?

校園內居然還留著這個當年很受小朋友歡迎的遊樂器材,兩端各站立一人,前後擺盪,中間可搭載數位好友,似乎沒在花蓮的小學校裏見過。

事後向任求證,說是名叫:海盜船,在市郊的法華山曾見到過! 這就奇怪了,在法華山上的小木屋住過數年的我居然沒有印象.

信步逛到當年垃圾場址,一旁大樹下經常可發現雞母蟲,當時並不像任現在知道它成蟲後會變成甲蟲。

依稀記得也曾像野比大雄一樣在大樹下埋入自己的珍藏,至於是什麼又埋於何處已不可考。

學校後方原是高年級教室,現成了幼稚園了。缺了小朋友的校園,少了幾分笑語多了些許落寞。





出校門沿著這條學校後方的河流往東可抵達天然游泳池-頂角潭。數年前回豐原小住過數個月,曾沿河騎單車經石崗至東勢,兩岸景色依舊美麗如昔. ^^

回程時剛好是放學時間,這數十年前映出小學生放學身影的夕陽,如今仍然用同樣的熱情擁抱他們的子孫。而當年小學生的身影再過不久就會像魔戒裏的咕嚕身形了!

停車場邊這賣甘蔗汁攤販的位置當年亦是一家 [甘仔店],吃完午餐返校繼續下午課經過時除了買小零食外,就是駐足於此觀看史豔文大戰藏鏡人的布袋戲,經常為了看最後一段遲到被罰站在教室門口。

繼續前行這個路邊民宅旁唾手可得的朱僅(大紅花)真是歷久不衰,現今的小朋友仍會摘下來吸取花液。

最後的這張3間5層樓高建物的原址, 正是當年父母親養家活口的店面所在。

房子邊道路上原先立有豐源戲院的大形招牌. 屋前方原有條小水溝, 有位暱稱「染布旺」的大叔會在溝上為客戶染布.


房子原像鄉村四合院中的正廳, 右側擺放要出售的骨灰罐; 中間是刻墓碑的工作場所,同時也堆疊著許多要出售的不同尺寸石材; 有大理石、一般溪石(大甲溪石)及高級高價的唐山石。


右側則是廚房,浴室與父母親休息的床舖。因為空間異常狹小而且雨天得用臉盆接水,因此才會另租用大眾浴池2樓那個相較之下像天堂的空間供弟弟與我唸書住宿之用。利用改建機會籌資買下中間最小的房子,在父親年事稍高後母親利用 8 坪大的空間批發女性貼身衣物販售賺些蠅頭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