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

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閱讀後激盪出的對話 - 師生關係

未實施學思達教學法前,任也會常將班上老師同學的動態說予我知,通常聽到後會談自己的看法,較少對他提問。既然學到新方法,就現學現賣拿來用,沒想到!還真擦出不少的少花呢。 ^^
我們老師對同學的態度有問題!!!吃早餐時任義憤填膺地說著。
昨天下午社團完畢後,同學問老師:「為什麼我的桌子上又是一大堆白色顏料?」
老師答說:「有人自己做的。」
同學覺得老師很不負責任,而且對自己很不友善。

我問任:那你覺得呢?
任答說:「我覺得老師對那位同學有偏見。而且那時候老師的情緒或許也不好」,有時候走廊上有紙屑,老師也會指名那位同學去撿,因為他懷疑垃圾是她丟的。」
原來,每週四下午的社團課,帶團的老師會在自己班級帶社團。社團結束後環境變髒亂了,同學有此執疑也就能理解了。

我走到廚房暗地裡丟了一張衛生紙,回餐桌旁時問任:「疑,廚房地上怎麼會有一張衛生紙?」
任防衛性的叫了一聲:「那不是我丟的。」
我趁機會問他對我詢問語氣的感覺?他答道:「意思好像是懷疑衛生紙是我丟的。」
「那就對了,雖然覺得問老師或許可以明白事情的經過,找出罪魁禍首來。但倘若詢問的方式有問題,那麼會不會引起對方的不愉快呢?」

我們上一本書才看過「洞」,那時候我們討論到主角要逃離營區去搭救零蛋前,是否有經過深思熟慮?有沒有更棒的方法可以達到幫助零蛋的目標?
這一週看的「親愛的漢修先生」,似乎給了任很巨大的轉變,不曉得與我學著用「學思達」方式提昇閱讀討論的高度是否正相關?最大的改變是:前幾天的一篇老師指定的週日愛心義賣活動文,居然主動要求不要協助與提示,自己寫完,而且寫得還算條理分明、用字遣詞亦算恰當。
第二個改變正是上述主動提及關於老師對同學態度的對話。「親愛的漢修先生」一書裡有個很有趣的話題一直跟隨著故事的主軸進行,那就是「午餐袋小偷」的困擾,事後故事主人翁白櫟的處理方式可以有很多種可能,讀書會講義裡有個問題會討論到,但我個人對於作者替白櫟安排的結果覺得還算是不錯的。
我提醒任回想:「白櫟的防盜器自爆後,同學們的反應」,經過多次的猜測,得到了我要引導的答案:「白櫟事前沒有與其他同學聊過,事實證明,受害者不只他一人,而且遠遠超過半數!」
這下子換任恍然大悟地大聲叫出:「對厚~ 我們班上的受害者不只是她耶~ 包括我在內,很多同學都有相同的經驗呢!」
那麼,若這件事情已經變成眾人的困擾時,何不找大家在班會時提出來討論,看看有沒有解決的方法,同時也向老師表達同學們的意見,如果針對性不那麼的強,老師或許會用更客觀及有效的方式來幫助大家解決問題,不是嗎?
任與我達成這次對話的結論! ^^